苏南网 - 江苏省生活资讯综合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 苏南网 -> 商业

等候夜归族,盒马集市24小时自提服务点落地武汉

栏目:商业    时间:2021-07-19 10:14   来源: 会员发布   关键词:

在武汉经开区世纪阳光花园小区,有这么一家小店,24小时供顾客取货。

深夜,街边店铺一家家熄灯闭店,无人值守的盒马集市自提点上岗,需要取货的夜归族们凭密码进门,取走白天下单的瓜果蔬菜。

自提点的店主豆妈很感动,运营一个多月以来,没有发生过一起错拿或多拿的情况。

凌晨三点的爱

带着女儿开出租的李少云是一位夜归族。

依依今年7岁,过完暑假就上二年级了,放暑假的依依经常还会和妈妈一起出车,就像她在上学之前那几年一样。

依依大名李宇惠,是李少云的女儿,6个月大的时候,就跟着妈妈在跑出租,出租车的后座就是她流动的家。

她说:妈妈在哪,家就在哪。

女出租车司机李少云:披星戴月的夜归族

妈妈叫李少云,是《女儿》中周迅扮演的角色原型。

母女俩的家,除了出租车之外,就是这间公司提供的免费宿舍,10平米的房间里,吃放的餐桌既是写作业的书桌、也是小依依切菜烧菜的厨房。

就像李少云一样,随时准备在妈妈和出租车司机之间切换自己的身份:以前女儿小的时候,每天待在车上,她既是妈妈也是司机。现在公司提供了宿舍,她在宿舍装了摄像头,出车在外,她随时可以通过手机看到女儿。

对于李少云来说,现实的责任远高于心灵鸡汤的作用:我不去想三天以后会怎么样、未来怎么美好或者残酷,女儿就是我的动力,也是责任的底线。

李少云经常开出租车到凌晨三点收车,有时候,路过盒马集市24小时自提点,会把白天下单的牛奶、蔬菜和其他同日用品带回宿舍。这个时候,她才能从出租车司机变回了妈妈,家里有已经熟睡的的女儿。

在李少云身上,责任就是爱,爱也是责任,懵懂的依依似乎也能体会到这一点。

依依说:我长大了要多赚钱养活妈。

豆妈的社区小店:24小时的等待

李少云的出租车在武汉三镇奔忙时,豆妈的小店也在人来人往中迎来一天的打烊时间。

之前,大熊果蔬店都是在夜里12点关门,但在豆妈的3000多人的社区群中,每天有几百单的日用品,总有一些像李少云这样的夜归族还没有下班、没来提货。

但他们总会来的。

之前,门店营业时间是12小时,做盒马集市后,我们改成了24小时营业。

她介绍:夜里的12小时,是无人看守的。我们设置了动态密码,我们会提前告知密码,他们自取就可以了。

豆妈徐丽萍说。

多的时候,夜里会来10多个人取货。让她感动的是,24小时自提点运营一个多月以来,从没有发生过顾客错拿或者多拿的情况。

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里面工厂多,夜归族也多。

豆妈徐丽萍曾经也在工厂上班,十多年前,她开始自己创业,最忙的时候,一个人赶四份工,除了本职工作,还卖鲜花、卖水果、卖保险。

现在,她的生物钟依然是早上5点到晚上12点。

徐丽萍说,喜欢和热爱。你再累、遇到再大的挫折的时候,都愿意再坚持下去。

疫情过后,社区小店是一种流行的趋势,我们小店也需要新式的平台。

盒马集市团长豆妈:小店让夜半回家的人有了温情和期待

谈到选择盒马集市合作的原因,她说:因为盒马集市的售后服务和品质,给客户的购物体验特别好。比方说生鲜最可能会出现品质问题,拍照上传就是秒退,退到客户的账户,给客户的感觉特别好。而且盒马集市的生鲜包装干净整齐,比较好分类。

夜归族在大熊果蔬店可以24小时提货,当晚上12点,豆妈把自提点的密码发给还没有下班的客户之后,她也要下班、完成自己的身份切换了,这时候豆妈变成了妈妈和妻子了。

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是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武汉三镇的璀璨灯光的夜空下,她自己就是最亮的星。

所有为生活奋斗、为责任与爱而努力的人们都是最亮的星。

夜归族接力赛

90后的燕占飞,是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区分局大集街派出所的副所长,曾是武汉火神山医院警务室的责任民警。2020年,他和战友们见证并助力了火神山医院的从无到有。

他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到第二天晚上六点,34小时。

以前是在人流量大的地方进行治安巡逻,现在网上流量大,最近他的工作是反网络诈骗宣传。他会在巡逻时告诉大家应该注意防范什么;他会判断他应该盘查的对象:看到一群喝过酒的人,他就会上去跟大家聊一聊,从眼神和话语中去判断,这些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巡逻。

工作的时候,他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、也是普通民警。

下班的时候,他也是一个爸爸,也想快点看见小朋友。

因为我休息时间也很紧张,不确定什么时候再加班,所以我就会立刻回家,我也帮家里人做不了什么,他们拿不动的东西,我就会去拿,我就是一个搬运工。

他转换角色的标志,可能是去小店里面带上一箱牛奶,拎回家。

张利娟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医生,最多的晚上,急救中心曾经接到200多个病人。急诊科里日常的生离死别和责任,让她长期处于应激状态。

因为每天都需要调整到百分百的状态去面对我的工作。张利娟说,她的底线是:应该活的人,绝对不能够因为我的某个失误死在我的手上。

她曾算过自己的夜班时长,一年三百多天,近三分之一的夜晚她都要在医院度过。一天的紧张工作之后,她需要有一个过渡,这种过渡的力量来源于家人的支持。

她也会每个周末定期的去给她的父母去做一餐饭,她会定期的带他的孩子参加有趣的活动,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非常努力的扮演自己的角色。

24小时的责任与爱

24小时,人们努力的扮演好被赋予的各种角色,在社会和家庭,在工作与生活中切换。

凌晨时分,夜归的人们可能会在任何一个24小时营业的社区小店相遇:或者为女儿带回一份早餐奶、或者为妻子搬回来米面粮油,或者为家人准备的生鲜食材......

24小时营业的大熊水果店只是其中之一,它是全国最早一批被升级的盒马集市24小时自提店。在这里,服务每家店,只为每个家成为盒马集市实实在在的行动与责任。

在武汉经开区世纪阳光花园小区,有这么一家小店,24小时供顾客取货。

深夜,街边店铺一家家熄灯闭店,无人值守的盒马集市自提点上岗,需要取货的夜归族们凭密码进门,取走白天下单的瓜果蔬菜。

自提点的店主豆妈很感动,运营一个多月以来,没有发生过一起错拿或多拿的情况。

凌晨三点的爱

带着女儿开出租的李少云是一位夜归族。

依依今年7岁,过完暑假就上二年级了,放暑假的依依经常还会和妈妈一起出车,就像她在上学之前那几年一样。

依依大名李宇惠,是李少云的女儿,6个月大的时候,就跟着妈妈在跑出租,出租车的后座就是她流动的家。

她说:妈妈在哪,家就在哪。

女出租车司机李少云:披星戴月的夜归族

妈妈叫李少云,是《女儿》中周迅扮演的角色原型。

母女俩的家,除了出租车之外,就是这间公司提供的免费宿舍,10平米的房间里,吃放的餐桌既是写作业的书桌、也是小依依切菜烧菜的厨房。

就像李少云一样,随时准备在妈妈和出租车司机之间切换自己的身份:以前女儿小的时候,每天待在车上,她既是妈妈也是司机。现在公司提供了宿舍,她在宿舍装了摄像头,出车在外,她随时可以通过手机看到女儿。

对于李少云来说,现实的责任远高于心灵鸡汤的作用:我不去想三天以后会怎么样、未来怎么美好或者残酷,女儿就是我的动力,也是责任的底线。

李少云经常开出租车到凌晨三点收车,有时候,路过盒马集市24小时自提点,会把白天下单的牛奶、蔬菜和其他同日用品带回宿舍。这个时候,她才能从出租车司机变回了妈妈,家里有已经熟睡的的女儿。

在李少云身上,责任就是爱,爱也是责任,懵懂的依依似乎也能体会到这一点。

依依说:我长大了要多赚钱养活妈。

豆妈的社区小店:24小时的等待

李少云的出租车在武汉三镇奔忙时,豆妈的小店也在人来人往中迎来一天的打烊时间。

之前,大熊果蔬店都是在夜里12点关门,但在豆妈的3000多人的社区群中,每天有几百单的日用品,总有一些像李少云这样的夜归族还没有下班、没来提货。

但他们总会来的。

之前,门店营业时间是12小时,做盒马集市后,我们改成了24小时营业。

她介绍:夜里的12小时,是无人看守的。我们设置了动态密码,我们会提前告知密码,他们自取就可以了。

豆妈徐丽萍说。

多的时候,夜里会来10多个人取货。让她感动的是,24小时自提点运营一个多月以来,从没有发生过顾客错拿或者多拿的情况。

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里面工厂多,夜归族也多。

豆妈徐丽萍曾经也在工厂上班,十多年前,她开始自己创业,最忙的时候,一个人赶四份工,除了本职工作,还卖鲜花、卖水果、卖保险。

现在,她的生物钟依然是早上5点到晚上12点。

徐丽萍说,喜欢和热爱。你再累、遇到再大的挫折的时候,都愿意再坚持下去。

疫情过后,社区小店是一种流行的趋势,我们小店也需要新式的平台。

盒马集市团长豆妈:小店让夜半回家的人有了温情和期待

谈到选择盒马集市合作的原因,她说:因为盒马集市的售后服务和品质,给客户的购物体验特别好。比方说生鲜最可能会出现品质问题,拍照上传就是秒退,退到客户的账户,给客户的感觉特别好。而且盒马集市的生鲜包装干净整齐,比较好分类。

夜归族在大熊果蔬店可以24小时提货,当晚上12点,豆妈把自提点的密码发给还没有下班的客户之后,她也要下班、完成自己的身份切换了,这时候豆妈变成了妈妈和妻子了。

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是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武汉三镇的璀璨灯光的夜空下,她自己就是最亮的星。

所有为生活奋斗、为责任与爱而努力的人们都是最亮的星。

夜归族接力赛

90后的燕占飞,是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区分局大集街派出所的副所长,曾是武汉火神山医院警务室的责任民警。2020年,他和战友们见证并助力了火神山医院的从无到有。

他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到第二天晚上六点,34小时。

以前是在人流量大的地方进行治安巡逻,现在网上流量大,最近他的工作是反网络诈骗宣传。他会在巡逻时告诉大家应该注意防范什么;他会判断他应该盘查的对象:看到一群喝过酒的人,他就会上去跟大家聊一聊,从眼神和话语中去判断,这些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巡逻。

工作的时候,他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、也是普通民警。

下班的时候,他也是一个爸爸,也想快点看见小朋友。

因为我休息时间也很紧张,不确定什么时候再加班,所以我就会立刻回家,我也帮家里人做不了什么,他们拿不动的东西,我就会去拿,我就是一个搬运工。

他转换角色的标志,可能是去小店里面带上一箱牛奶,拎回家。

张利娟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医生,最多的晚上,急救中心曾经接到200多个病人。急诊科里日常的生离死别和责任,让她长期处于应激状态。

因为每天都需要调整到百分百的状态去面对我的工作。张利娟说,她的底线是:应该活的人,绝对不能够因为我的某个失误死在我的手上。

她曾算过自己的夜班时长,一年三百多天,近三分之一的夜晚她都要在医院度过。一天的紧张工作之后,她需要有一个过渡,这种过渡的力量来源于家人的支持。

她也会每个周末定期的去给她的父母去做一餐饭,她会定期的带他的孩子参加有趣的活动,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非常努力的扮演自己的角色。

24小时的责任与爱

24小时,人们努力的扮演好被赋予的各种角色,在社会和家庭,在工作与生活中切换。

凌晨时分,夜归的人们可能会在任何一个24小时营业的社区小店相遇:或者为女儿带回一份早餐奶、或者为妻子搬回来米面粮油,或者为家人准备的生鲜食材......

24小时营业的大熊水果店只是其中之一,它是全国最早一批被升级的盒马集市24小时自提店。在这里,服务每家店,只为每个家成为盒马集市实实在在的行动与责任。